位置:首页 > 职场生活 >

政商博弈,商人只是棋子?那你就小看了马云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2 15

上个月底,《一个80后淘宝网运营小二心声——刘红亮司长:您违规了,别吹黑哨!》惊现网络。我看到它在一个个微信群中被转发,微信群中的一个个互联网大佬默默无语,没有人说话,没有人评论。

看微博与知乎上的评论,大约几派意见或者情绪。

“胆真肥,冒天下之大不韪,敢与政府对着干。”

“淘宝售假有错,而工商局方式缺乏程序正义。”

“肯定有内幕,有后台,一盘更大的棋。坐等大戏。”

“既恨高官,又恨富豪,最好两败俱伤。”

韩国作家崔仁浩写过一本讲朝鲜王朝史上第一巨商林尚沃的小说《商道》。书中,林尚沃有三次灭顶之灾,以三招化解:“死”、“鼎”、“戒盈”。

第一次,林尚沃带领商团去清国做人参生意,遭遇清国商人联手压低人参价格。如果接受清商价格,朝鲜人参从此进入低价负循环;如果不接受,此行颗粒无收。是接受一个让自己从此进入崩溃的条件,还是进行几乎无可能的突围?

身处如此境地,林尚沃看到了“死”。他的决策是,抵押所有,按清国商人开的条件,收购所有朝鲜商人手上的人参。然后告诉清国商人:这一年,朝鲜全部的人参都在这里。各位可以选择接受我的价格,也可以选择不接受。如果继续压价,我就烧掉所有人参,最后自己跳入火中。你们压价吧,我倾家荡产不活了,你们等到明年再和下一拨朝鲜商人交易人参。

请相信,林尚沃边烧人参,边告诉所有人最后他会跳进去自焚,决心是真实的,不是公关技巧或者表演秀,是面对可以苟活的选择,宁愿一死的真实心情。

这一仗,林尚沃穿过“死”,进入了财富的窄门。

第二次灭顶之灾,是权倾朝野的大臣索贿。林尚沃一个人默默坐在房中。我想,那个“死”字一定再次浮在眼前。当年答应清商条件是死路,如今盲从高官要求依然是死路。林尚沃已富甲朝鲜,但也不过是个朝廷配给商权的商人而已。一个商人能否对高官说“不”?他的解答是“鼎”——官、商、民之间有平衡。然后他干脆地拒绝了高官。

林尚沃想明白了,朝廷的权力系统,有它自身微妙的平衡。行使公权力的官员,和他们商人一样,都是上服务于君,下服务于民。如果君民都强烈需要你,你就不会被轻易抛弃。如果君民对你有无皆可,你是被公权力吃掉还是被对手吃掉,只是时间问题。

东方文化里,吃皇粮的、有一官半职的人,自认为比纳税的老百姓要高级。当官是跃了龙门,和之前相濡以沫的江湖鱼类不再是一个物种。千载以降,百姓习惯性地被“官员”这两个字吓到,自行脑补出无限揣测、无限恐惧。今天是全球化分工协作的信息社会,“官员的神性”与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之类的心理基因,是否应该迭代更新了?

第三次灭顶之灾其实没有到来,但是林尚沃先动手安排了。起因,是他看到一只老鹰抓走了他家的一只鸡。林尚沃遂决定,终止经商,散尽家财。小说中,他对家人解释说:他从一个卑微的职员,到拥有今天的财富与影响力,固然与勤奋、节俭有关,然而其中有多少天照应,他不知道,也算不清。现在,他突然真实地感觉到自己的运也许到尽头了。

财富如水,有自己的流向,林尚沃说,他也不过是在这几十年时代变迁所造就的社会财富流动中,担当了合适的渠道与蓄水池。现在,应该让从社会流入他家的财富,重新流回社会——时代又变了。

他说:“戒盈”。

回头看上个月阿里大战工商总局,不知马云表态支持淘宝小二的时候,心中掠过的是“死”还是“鼎”。如果淘宝默不作声,接受被处以营业额1%罚款的命运,是死。挑衅政府,当然更是找死。

但,各位看清楚,淘宝没有挑衅政府系统,它谈的是具体行使公权力的官员个人。

官、商、民,所有人都面对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,大家都在做从来没有做过的事,没有一个人能全然做好准备。每个企业、每个官员个人都有瑕疵,谁都经受不住无限聚焦。

是川泽纳污,徐徐静以澄之,还是寸步不让,两败俱伤?估计大量已成行业翘楚的商人每天都在揣测,同时下各种决心。

2月3日早上,吴晓波频道发了一篇《中国进入政商博弈新周期》,7点整发出,到中午已被阅读8万次。文中指出:“政治权力及国有资本集团在未来的互联网经济中绝不可能甘于被动,它们将持续探寻权力和利益的‘效率’边界,此次工商总局对阿里巴巴的突然出手,尽管被各方解读为‘擦枪走火’,但实质上是战略性冲突的预演,这应该仅仅是开始。

是的,我们都清楚,这次阿里与工商的交锋只是一个开始,这是属于时代的碰撞。未来在各种不断涌现的碰撞里,这个时代最杰出的人会求索方法,解决诸多问题:社会的稳定升级、国家在新时代的国际竞争力、企业的发展、官员的作为。也许不但要靠天吃饭,求菩萨给运气,还必须比拼商业与行政智慧。